留學生看世界
  投稿信箱:liuxueshengview@126.com
  “留學生看世界”欄目一般周一見報,歡迎海外學子們踴躍投稿,欄目文章力求視角獨特、以小見大、短小精悍,洞察複雜多彩的世界,為廣大讀者奉獻一份“精神茶點”。
  曹小傑(奧克蘭大學)
  新西蘭與世隔絕,動物植物在漫長的歲月中安然共存。
  中部的原始森林仍有上千年的古木,夏天開出小花,吸引成群的蜜蜂,釀出稀貴的曼努卡蜜。島上原是鳥的天堂,沒有天敵,許多鳥飛行功能退化,比如有國鳥之稱的奇異鳥便不再能飛翔。
  最初,島上連老鼠都沒有,老鼠隨著毛利人、歐洲人的海輪而來。你可以想象一千多年前,毛利人跳下他們的獨木舟,手持長矛,登島消滅棲居此地的恐鳥,老鼠和狗也或偷偷摸摸或光明正大地踏上了這片原本“潔凈”的土地。今天見到的野鼠,血統說不定可以追溯到那個年代去。
  多火山地貌,地表鋪滿天然的雄黃,蛇在野外是萬萬生存不了的。這一點與近鄰澳大利亞還真不一樣,澳大利亞有世界上最毒的蛇和蜘蛛,這裡沒有。老虎獅子等猛獸就更不用說了,叢林中唯一有些恐怖的可能就是野豬了。
  有水的道旁,常常可以看到野鴨戲水。人走到旁邊,它們也無動於衷。早春的時候,你或許可以發現一群毛茸茸的小鴨子搖搖擺擺地跟在鴨媽媽的後面。兩周過後,它們就長大了一圈。一月之後,已是櫻花夾道,草長鶯飛。
  聽說奧克蘭地區本來都由常綠植被覆蓋,後來為了景觀的層次性,從外地引進了許多落葉樹。法國梧桐列次在長長的街道兩旁,很有景深。
  新西蘭人也會在門前院後種桔子樹。成熟季節,橙黃的桔子掛滿枝頭,但主人並不搭理它們。一場雨後,幾顆掉在了院子里,幾場雨後,就全掉在了院子里,從哪裡來又到哪裡去了。
  有些新西蘭華人的院子里竟然有香椿樹。葉嫩的時候摘下來,炒雞蛋很好。新西蘭香椿樹的種子可能是由十九世紀的廣東移民帶來的,此後便在島上生根發芽蔓延,但其特征有所演化——它們的嫩葉變得鮮紅欲滴,與中國香椿的深咖啡色大不一樣。
  二十世紀初被引進來的中國獼猴桃如今也在這個島上繁衍下來,並獲得奇異果的新名。還有種常見的果子叫斐濟果,綠皮小果實,軟了便可以吃,去皮吃瓤,味道挺特別。起初疑心是斐濟的特產,後來發現來自南美洲。
  新西蘭安逸的自然環境也深刻地影響著新西蘭人的性格,由此形成了一種與世無爭的人文性格。新西蘭被公認為是世界最後一塊凈土,於物於人都不為過。  (原標題:新西蘭:最後一塊凈土)
創作者介紹

ffxp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